魔兽世界中的可爱玩家

[ 2005-06-05 13:32:34 | 作者: yixia ]
字体大小: | |
开头觉得很好玩,后来慢慢觉得很感动,很有趣的文章,能把游戏故事写得这么好不容易。

魔兽世界中的可爱玩家
作者:小斧 (一区国王之谷人类战士)

魔兽世界中的可爱玩家 (一)

晚上。国王之谷。

我正在玉石矿洞附近挥着锄头采矿的时候,看到一个战士MM正在单挑两个狗头人,血都快到底了也不逃,于是一个冲锋上去,放了个雷霆一击,再猛砍一个血多的怪,总算救了下来。没想到MM劈头第一句话说“你干嘛?抢怪啊?”

于是解释,说魔兽和某些其他游戏不同,是不可能抢怪的,别人只能帮不能抢。然后还打了一只狼,让MM抢。MM试了一下发现抢怪确实没东西没经验,这才缓和了。大家客套了几句,MM忽然问,这个游戏如何强制PK,狂汗!如果可以强制PK,她是不是会立刻对我下杀手呢?我于是解释说,两大阵营一旦见面,不需要强制就可以开打,而同一阵营只能和平决斗,而且打赢方没任何利益上的好处。正在解释如何决斗,就看到决斗的旗子从天而降......。我于是又解释,大家都是战士,她7级我13级,她这种行为是自杀,我杀级别低的也无趣......。

然后说她觉得这个游戏不好玩。我问为什么,她说画面不好看,尤其人物不好看,不如某某游戏。我说,好看是多方面的,并不仅仅是把女生的肉肉多露一点在衣服外面就叫好看。她似乎并不赞同,然后又说这个游戏如何操作不方便,怪物的智力太高,不好打,尤其是“怪物还能发魔法,太BT了”。我一时无言以对,只能说“嗯,这个游戏是复杂了一点点,多玩几天会习惯的。”

后来MM问我如何采矿,我说要去暴风城。MM要我带路,我想她这一类的玩家第一次进入暴风城多半会晕到死的,这辈子可能都没见过这么大的地图,这么多的NPC吧。于是一路上再三嘱咐说,暴风城很大,有上百个NPC,等一下可能会晕,以后多走几次就适应了。经管如此,还是出事了,人没进城,MM就掉河里面了,然后不住埋怨“游戏有问题,上不了岸”。过去一看,MM不停的往城墙上撞,我于是解释,只有从岸边才能上岸,总不能什么地方都可以上岸,然后跳河下去带她到岸边。

一路跑到银行,MM又走错了四五次路,我脑子里面忽然闪过一个念头,问她“你是不是用ASDW在控制方向?”,MM说当然如此。暴汗!怪不得看她走路怪怪的,于是解释如何左手前进后退,右手按住右键移动鼠标控制方向,MM试验一会,一声“哈哈,太方便了”,于是开始四处乱窜起来,当真灵活无比。然后又劈头一句“怎么不早告诉我?”我只好老套的回答“你没问过我吧”。

其后一路带MM到采矿训练师那里,走起来迅疾无比,学了采矿,MM说“我要游泳”然后就人影一闪,跃入河中,然后邀我同游。我于是告诉她如何通过鼠标方向来上浮和下潜,MM游得欢啊,还不住说,“还是这个好玩,那些泡菜@#¥%!?”我倒是也接触那些泡菜的,可是因为不会转向说魔兽比泡菜烂,又因为可以游泳说魔兽比泡菜好,这逻辑也太......。看来,我是老了!

告别MM,我打字也累了。回到艾尔文森林,坐下,把所有视频设置开到最大。这时候,月亮照在地上,变换视角可以看到草地上有月亮的反光,粼粼的河水中有月亮的倒影,森林里面,野猪在拱着树干,一头母鹿带着她的孩子在林中漫步,猫头鹰在空中飞翔,野狼追逐着兔子跑过,不知道那个MM什么时候能开始欣赏这些美丽的景色呢,也许等她象我一样老的时候吧。

魔兽世界中的可爱玩家 (二)

下午。国王之谷。洛克莫丹。

并不是所有人类玩家都会去洛克莫丹的,那里离人类基地暴风城实在是太远了。我去那里是因为答应了NPC去送一个包裹。其实这个NPC会要求每个经过他的玩家送包裹的,并没有真的很看重我的意思,但是接了任务总有受人之托终人之事的感觉。一路上挖到很多矿,沿途还做了不少任务,所以也不寂寞。送完了包裹又觉得洛克湖很大,就决定留在洛克莫丹一段时间。

于是在莫格罗什要塞遇到了这位矮人圣骑DD,当时我16级,他22级。

一见面就邀我去打要塞里面的那些胖子,让我组他,然后很大方的送了我4样装备和武器。可是仔细一看,都不如我身上的,尤其是一把双手剑,DPS 11.9,但是如果我用了就不能开盾了,所以不如我DPS 9.0的斧子加防御528的盾牌来得好。于是要还他,死活不要,说让我卖钱,感动ing。

打胖子的时候,他都凑到胖子附近去引怪,我有点不解,这样的话如果胖子背对着你,要靠很近才引到,但是这时候如果边上的胖子看到,两个胖子一起过来,我们两个只有挂的份。这里的胖子都是18-22的精英怪,两个人是绝对打不过的。

于是提议还是让我用枪来引,每次远远的放一枪,把最近的那个怪引过来,两人一起暴扁,这样容易的多。圣骑DD忽然问我,“战士也可以用枪吗?”于是解释只要到铁炉堡武器训练师那里学,他也可以用枪的。他默然。

又打了一阵,我得到了水坝任务中的水晶,对他更加感激。水坝是个很长的系列任务,其中最难的就是这个水晶。这时候,他忽然问“圣骑如何学习复活”。我一呆,好像12级圣骑就可以学了,他已经22了呀。于是到会里详细问了一遍,告诉他要去暴风城做圣洁之书任务。然后他问“暴风城在哪里?”22级没去过暴风城!?我感觉被人放了1个雷霆一击。

于是我对他介绍魔兽世界中先进无比的地铁系统,并指点了他铁炉堡车站的位置,让他去暴风城,说我在要塞边上打小怪等他回来。他高高兴兴的走了。

30分钟以后,他发来消息“地铁什么时候停呀!?”我说这30分钟你难道都在地铁上面,他说是。又是1个雷霆一击!我解释地铁是来回开的,到对面停30秒左右,你就要下了,他说已经不知道在哪了。我于是石头回了旅馆,然后飞到铁炉堡,进入地铁,看到远远的地铁来了,上面坐着已经来来回回半小时的矮人DD。

再次带人游览暴风城,走到大教堂,带到圣骑训练师那里,一路非常不顺。他说机器卡,我虽有上次的教训,但是始终不敢问一个高我6级的玩家是不是不会用鼠标控制方向。

但是从地铁到教堂足足带了20分钟,这段路我自己走只要2分钟就可以了,我实在忍不住了,就小心的问了他方向的问题。果然不知道鼠标右键。于是我讲解了半天,但是他最后说“我觉得还是键盘好,鼠标不习惯”。我无言。

然后让他做任务,他忽然说“怎么这么多技能要学”。我有点傻了,问“你从来没有学过技能吗”他说是,从来没有学过。我这时有被人连放10个雷霆一击的感觉。于是让他学,我一共数到他敬礼了15次,也就是学了15个,然后他说,没钱了,我把身上所有的钱大约2个金币给了他,又看他敬礼了6次,然后说 “还有好多没学”......。

然后他又问如何学习复活,我说要你接任务呀,他问“任务是什么”!!我已经被无数个雷霆一击打的瘫了。于是开始解释黄色感叹号的事情......。然而,我打字打了足足1个小时,把能想到的词汇都用了,最后还是没有教会他如何接任务。我开始怀疑我的中文水平了。

最后我把他护送回了铁炉堡,然后说了一句,如果要我帮忙就叫我,我会回到这里帮你的,然后就离开了。

这位矮人圣骑DD,或者说神奇矮人DD,从1级一直打到22级,从来没有做过任务,从来没有学习过技能,从来没有加过天赋,也不知道工会,没有学过任何其他原本不会的武器,很少与人说话,3天前被人组队过一次,但是却不知道如何组别人,只能让别人组自己。

我想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学会魔兽世界的基本操作吧,不过他毕竟到了22级,也许将来还会到60级,他一定是很快乐的吧,他也很大方,还帮了我,我却无法帮到他学会复活......。

游戏玩的简单些总不是罪过,祝他好运。

魔兽世界中的可爱玩家 (三)

残雪MM是个练级狂。

认识残雪是在一个人类和吸血鬼作战的游戏中。当时魔兽世界在美国已经准备内测,在中国还遥遥无期。那个游戏不太平衡,鬼一方本来在能力上占优,后来发展到人数也占绝对优势,我们所在的服务器从人鬼大战变成了鬼对人的屠杀。残雪说:“这不是我想玩的游戏。”

我开始向她介绍襁褓中的魔兽,我说了很多很多,大部分来自各大论坛和魔兽的官网,她一直在听,到最后说,“小小,我们以后魔兽见吧,那时候我给你做盔甲。”于是我们都退出了那个鬼屠杀人的屠宰场。

这个长长的约定由于暴雪的不断跳票一直让我们守了整整两年,好不容易内测了,只弄到了1个账号。当时有1个账号已经是RP爆发了。于是两个人共享,互相让着玩,好在魔兽世界有发达的邮件系统,打到了对方需要的装备可以邮寄过去,等她上线来拿。

终于公测了,她选了精灵盗贼。贼并不适合选择锻造作商业技能,所以那个做盔甲的约定她是不可能守了,铁匠只有我自己去做了。残雪的打法是典型的练级狂打法,除了和技能有关的任务她一概不做,每到一个地图,先找到一个怪物刷新频率高,打起来经验也不错的地方,然后蹿蹦跳跃的开始屠杀,一口气干上3- 4个小时是常有的事情。通常这些都是比自己低1-3级的怪物,所以很少会挂掉,所以不必象我一样总是跑很远去检尸体。精灵跳跃的时候会翻筋斗,身材也好,样子酷毙了。

我是喜欢到处跑的,对任务无比热衷,比如那些给情人送信啦、为老婆婆找菜谱原料啦、帮懒惰的NPC找工具啦,一般都不会放过。所以虽然好不容易一起玩魔兽了,却很少一起组队。凭良心说,她和我上线时间差不多,级别比我升的快,装备也是她送我的多,我送她的少。说到底,残雪MM是个天生的练级狂,她找到适合练级的地点就和猫翻合适的垃圾桶那样容易;我却不是一个好的做任务玩家,老是在地图上迷路,还老是喜欢朋友瞎聊。

我一直在FRY工会(详见附件3-1),残雪不太想进。我问了原因,她说聊天太费时间。再问下去,原来内测时候她也是FRY的,但是由于工会中信息太多,对话窗口中信息不断的滚动,会妨碍她看到重要的消息,FRY有700多人,平时在线200多,这也难免。于是我解释,魔兽时间的聊天窗口是可以很巧妙的设置的,把工会和个人信息分开的。(详见附件3-2)

经过一翻费力的解释,加上残雪好歹是游戏老手,很快就搞定了,幽幽说了句,“这还差不多。”然后加入工会,又上蹿下跳的练级去了。

那天告别矮人圣骑DD以后,我郁闷地来到西部荒野,看到工会里面有人叫卖蓝色匕首[黑色长牙],价格是2个金币,残雪要了。我问她钱够吗,她当时不到20级,这个级别通常很少有超过2金的钱的。她说,现在去刷螃蟹,2金很容易。我大奇,2金怎么会很容易呢?

于是立刻和残雪组队,然后看地图找到残雪的所在。魔兽世界不管相距多远,都可以用/inv命令组队,这个对找地方实在是方便。残雪在西部荒野的一个海滩上,地下到处是17-18级的螃蟹,全是中立的。也就是说螃蟹不会主动攻击你,你攻击螃蟹的时候,即使他的同伴就在边上,也不会帮忙。每次搞定一个螃蟹,有70%可能获得一个细砂,价格1.1银,也就是说,杀近300只螃蟹就可以有2G了。另外,按照杀螃蟹的速度,差不多1-2小时就可以升1级,如果我在这里蹲点,估计很快就能升级到21-22级。真不晓得残雪是怎么找到这里的。到底是天生练级狂。

于是两人各自在一边的海滩上杀螃蟹。间或聊聊天。我这样的战士搞这种事其实很容易,点中螃蟹就可以不管了,攻击是自动的,可以自管自去打字。等一下换一只螃蟹点就是了。她是贼,估计动作要多一些,不过想来也是空手时间多,所以话明显多了些。无聊的时候,我对螃蟹来一次冲锋,由于是浅滩,冲锋施展的时候,看到水中的波纹散开去,颇似武林高手发出了内力,很让人自我陶醉。

原来有时候过一段练级狂的日子也是不错的,尤其是跑路跑累的时候。夕阳西下,沉舟侧畔,海面上红光闪烁,宁静的海滩上一男一女两个傻子不停来回奔跑,捕捉螃蟹......。

PS:

在之二中回帖中,有玩家告诉我圣骑是不可以用远程武器的,深表谢意。此处作为对之二中错误的修正,战士职业可以用远程武器引怪,圣骑却不可以, “唯一的一个可以用的是一个系列任务最后奖励的耳环,远程的一个飞标”(realpupu语)。多谢wowar论坛的realpupu和 dragonlh05。

附件3-1:FRY工会

FRY的意思是疯人院,目前有700多人,同时在线一般超过200人。

FRY工会目前气氛很好,少于20银的绿色装备一般都赠送的,好一些的都是用卖商店价卖给会中朋友,遇到蓝色装备或其他极品,都是不超过5倍商店价格卖出。这种不哄抬物价的风气很是难得。卖装备无非为了赚钱再买装备,大家哄抬物价的话,其实谁都不得利,而且苦了那些没钱的低级玩家,还会造成工会中互相欺骗的习气。

工会里面互相帮助的风气从内测保留至今,一般疑难问题多问几次都会有人回答。希望FRY能够长久的保持下去。

附件3-2:聊天窗口设置方法

聊天窗口缺省有2个,综合和作战记录,鼠标靠近窗口的左上角,可以看到写有窗口名字的插页,拖动这个插页可以安排窗口的位置,右键点击这个插页可以设置所在频道、颜色和字体等。在综合窗口中去掉密语和队伍频道,再新建一个叫聊天的窗口,里面设定为仅密语和队伍频道,这个窗口放在综合窗口的上方,工会和私人聊天就分开了。

这样安排以后,屏幕的左边1/2都是聊天窗口,有点占地方,影响游戏的视野。所以要到视频设置中,把UI缩放的按钮拉到大约中间的位置,再把所有聊天窗口的字体设置到16pt,这样聊天窗口就相对变小了。我是要看作战记录的,所以把作战记录窗口则拖动到右边,里面去掉大部分与自己和队伍无关的作战信息。再把拾取物品也从综合移到作战信息里面。最后进入界面设置,把聊天设置锁定,这样关于聊天设定就大功告成了。

魔兽世界中的可爱玩家 (四)

可能每个魔兽的玩家都有一段象傻瓜一样的日子,至少我是这样。

内测的时候,出于贪财,打算选择剥皮和挖矿作为商业技能。商业技能是魔兽世界相当有趣的一部分,让玩家在打打杀杀以外可以有一些生产行为。据说某些攻略上介绍,游戏一开始的时候,新人无数,满地的野兽尸体,堆积如上,学习剥皮以后,等于遍地是黄金,随便拣啊!而挖到的矿石一直会是稀缺资源,所以一定要大量囤积,随便喊几声,钱就会雪片一样飞来。

级别一够,我就看着网上攻略,找到了剥皮师,学了剥皮,又买了剥皮刀,兴冲冲的跑到野地里面,果然到处是野兽尸体,哈哈,金子呀!找了一头8级熊点下去,剥不了!也许级别太低?换一只6级狼,还是剥不了!再换一只1级幼狼,剥不了!

顿时火气上升,内测怎么这么大Bug,不能剥皮!于是立刻到工会里面发牢骚,却发现别人都说能剥,有的剥皮技能都上75了。赶紧请教,各种建议纷至沓来。有让我先剥羊皮的,有让我先剥奶牛皮的,有让我先剥兔子皮的还有让我先剥老鼠皮的!老鼠皮!?各种建议使唤得我把闪金镇周围树林里面的各种小动物都残害了一遍,还是连皮影子都没剥出来。

又有人让我检查是不是把匕首当成剥皮刀买了,又让我检查是不是不小心把剥皮技能删除了,折腾了30分钟,也还是望尸兴叹,无从下剥。不过内心很感激工会里面朋友放弃打怪时间帮我研究。终于,有个兄弟说“我敢肯定小斧把制皮当成剥皮了!”

制皮、剥皮、剥皮、制皮,的确很像,我打开技能页仔细看去,却一时看不清那个字到底是制还是剥,魔兽的这个隶书字体在这个字上似乎一模一样。研究了半天,终于看清,的确错误的学习了制皮。其实制皮师和剥皮师在一个房子里面,几乎站在一起。先前冲进房间,看到一个有皮字的老师就倒身下拜,老师也不推辞几句,就收了我这么个心猿意马的烂徒弟......。

重新拜师以后,再次扑进森林,对着一只狼狠狠剥了下去,出来一张“破烂的毛皮”,哈哈,发财生涯开始了。拌着艾尔文森林悠扬的背景音乐,我像个红了眼睛的食尸鬼一样,看到尸体眼睛就发光,剥,剥,剥!整了一背包的烂皮轻皮回去,却只有不到100个铜钱......。剥皮也是花很多时间的,这点时间如果打怪的化掉的钱多很多了,而且还有经验值,也差不多可以升一级了。发财的梦想顿时象肥皂泡一样破灭了......。

其实搞双采集还是会发财的,但是这个也要到后期,采集的东西级别高了,卖给急需的玩家才行,光靠卖给NPC多半是发不了财的。前期大家都穷,叫卖原料既浪费时间又让人讨厌,放到拍卖所吧,往往来买的人少,卖家却很多,竞争太激烈,所以对于我这样的懒惰玩家,双采集并不是那么适合。

游戏毕竟是玩,还是少点贪欲的好,拣点喜欢的事情做会更有乐趣。公测的时候我就没有再学剥皮,老老实实的学习采矿加上锻造,自己全身装备有了基本的保证,还给朋友送上不少写着“小斧制造”的装备,看着也是无比开心的。当然朋友中最喜欢我的装备的,还是那个学附魔的,我辛辛苦苦造的绿色装备,他都拿去都拆着玩,附魔实在是个费钱的技能,估计这兄弟在家肯定是喜欢花钱的主啊!

魔兽世界中的可爱玩家 (五)

到20级了。该下副本了。

副本!副本!副本!

副本可能是魔兽世界中最让玩家牵肠挂肚的两个字了。副本是一中特定的区域,包含各种类型的怪物和大小Boss,是玩家提高级别、改善生活质量的绝好场所,尤其是那些极品的蓝色、紫色装备。副本基本是要组队去的,一个人去的话多半是让副本里面的怪物改善生活了。

队伍副本以后,就和其他玩家隔绝开了,战场上只有玩家的队伍可以依靠。从宏观上,就象有好多个一模一样房子,里面有奶酪也有老鼠夹(怪物),更有凶猛的野猫(Boss),不同的玩家就象去垂涎三尺的小白鼠,被5个一组4个一组的扔到各自的房子中,有的老鼠出来心满意足、有的确是遍体鳞伤。副本的名称也是由此而来。

对于我这样的人类战士来说,20级可以进入的副本就是最简单的死亡矿井副本。先组队!在工会里面大呼小叫了一阵,来了圣骑JJ、法师GG和盗贼 MM。这时候,有个战士MM过来说也想去,我按住Shift点击了她的名字,看到她才16级,于是我劝她还是先到18级,她说练级麻烦,我和她解释了如何刷螃蟹。她一蹦一跳地走了。

正在4缺1的时候,来了一个36级的猎人GG,说原意陪我们下。感动ing,他这个级别下死亡矿井根本没经验,纯粹是助人为乐,无数世界美好、高风亮节之类辞藻充溢胸膛,于是说了无数感激的话。

该猎人带着一只交关大的乌龟宝宝和我们冲入副本。果然一路势如破竹。我和一只怪对砍,眼看血不多了,圣骑JJ一把把我给补满了,忽然看到猎人GG说“先要给我的宝宝补血,照顾好我的宝宝比什么都好!”我心头一震,人不如乌龟啊!

随即想到这个乌龟不是一般的乌龟,是36级猎人GG的乌龟,带的宝宝岂不比我这个20级的贫血战士厉害多,俗话说,龟以人贵!于是赶紧说“对对,他的宝宝比我有用,先照顾他的乌龟,我的命比乌龟烂多了”。

这猎人很猛,猛冲猛打,迅速让我们陷入7七八个怪的包围中,先是我挂了,然后是法师GG和盗贼MM,最后给他乌龟补血的圣骑JJ也挂了,他却左冲右突,威风凛凛,最后将所有小怪全部干掉。然后说“你们看清楚怪再打,否则将来没人带你们下高级副本。”

我们回去拣了尸体,跟在他后面,气不敢出,键不敢按,生怕一不小心招来来““将来没人带我们下高级副本”的噩运。一路介绍他边打边教育我们要如何如何,言必称MF、OF、HF(美服、欧服和韩服),后面的怪越来越强,他一路只管往怪堆里面扎,横冲直撞,终于在我们第四次死光以后,和他的乌龟一起挂掉了。

然后他忽然就消失了,一言不发地离开了队伍。悄悄的他走了, 正如他悄悄的来; 他挥一挥衣袖, 带走了他乌龟。

我们4个大家面面相觑,圣骑JJ说“下个副本而已,扯那么多F干嘛?”法师GG道,“我看没这个MFOFHF,我们也许一次都不会灭团。”我小声说,“要不我们4个下吧,试试看?”盗贼MM:“行。”

副本的路很艰难,作为战士,我义不容辞的走在前面挨扁。22级法师GG总能把夹击我的怪变成羊,19级的圣骑JJ总把把全队血照顾的好好的,20 级的盗贼MM一边把边上的怪打晕,一边狂扁那个正在扁我的怪。我就相对烂一些,有5次不小心引来4个以上的怪,3次导致全灭,2次侥幸靠圣骑复活,不过队友却一直在鼓励我。

在那个MFOFHF的乌龟猎人带队,我们连副本的1/5都没打完,而剩下4个人却经过一个半小时苦战,终于做掉了最后一个Boss,所获战利品无数。离开矿井后,大家坐在山坡上看日落......。队伍很快解散了,四人各奔东西。魔兽世界就是这样,队伍组得快也散的快,友谊却慢慢生根发芽。

2小时前要和我一起下副本的战士MM忽然M我“GG,螃蟹很乖的,从来不主动打我,我真得可以随便打它吗?”

汗啊!

我问“你这两个小时一直看着螃蟹在考虑这个问题?”

她回答“嗯”。

“怎么不早点问我。”我问。

她回答到“人家怕影响你下副本嘛。”

MM到底是真清纯还是在装清纯呢......

魔兽世界中的可爱玩家 (六)

老朱是个老玩家了,10年来几乎什么游戏都玩过。他今年48岁,母语并非是普通话而是一种南方方言。游戏里老朱如果对你打出一行汉语,在你和老朱的脑海里是完全不同的两种声音。比如老朱打出一行“我是女的”,在他的语言中声音是“恩丝驴合”。

很多游戏里面老朱都选女性。别人半信半疑的问起真实性别时,老朱每次都很诚恳的回应到“恩丝驴合”,同时左手下意识地蹭蹭已经半秃的头顶。有一次聊起他这大年纪扮小MM是否有点恶心,老朱很认真的解释到,有些游戏的某些职业只有女性,不由他选择;而另一些游戏里,扮MM得到GG送装备的概率是选择男性的100倍,这种诱惑也很难抗拒。

魔兽世界里,老朱没扮MM,做了个矮人战士。因为魔兽的每个职业都有男性,而且在工会里面,总是先要先得,按需分配,扮MM没什么好处,何必再说无聊的“恩丝驴合”。

礼拜天老朱在暮色森林,刚过27级,忽然看到有人密他“GG,能带带我吗?”老朱一呆,还没有回复,对方又来了一句“好哥哥,求求你了,我什么也不懂啊。”老朱看了对方的级别,是个12级的精灵MM,头一晕,就问“MM你多大了?”MM说“下个月就18了呢。” “好哥哥,我想去人类那边玩。”

老朱一天没干别的,先大老远的坐老鹰一站一站飞到港口,再出海航行到精灵的地方,把MM接来,从港口徒步跑到铁炉堡,坐地铁到暴风城,一路帮MM 开通老鹰的航线。MM级别太低,操作也生疏,路上遇到怪物袭击基本就死了,几乎是一路挂到了暴风城。再带MM做任务,MM什么怪都不打,就是在后面跟着拣东西。从上午到下午,MM升了3级,老朱什么经验也没得到,不过和MM互相说了一天的疯话,也开心的紧。

到下午四点老朱忽然意识到坏了,小朱要回来了。小朱是老朱36岁时候生的儿子,现在还在小学。小朱也好游戏却不至入迷,上学时候周末玩一阵,放假时候也不是天天泡游戏里面,而且从来不熬夜。一方面因为老朱是老江湖了,对小朱教导有方,另外一方面,老朱答应在小朱不玩的时候,帮小朱练级。

今天小朱由妈妈陪着出去补课,眼下就要回来了。游戏角色正和MM纠缠得火热,小朱一上线可怎么得了。老朱刚慌里慌张地下了线,小朱就高高兴兴地回来了。老朱撒谎说,游戏的代理商今天维护,然后痛骂代理垃圾以证明自己没有撒谎。小朱顿时扫了兴,但是还不死心,说要登录进去看看,打开游戏一看,排队 3000多。

老朱乐了,这3000多还不得排4-5个钟头,看来今天小朱是打不成了,下周一周不理MM,等到小朱周末玩的时候,也就没事了。平生第一次感谢这个排队系统。

哪想小朱说“我会插队的”,在键盘上劈里啪啦一阵乱敲,一会就进去了。老朱脑子嗡的一声。小朱刚上线,就看到MM发来密语“哥哥,想我了吗?”老朱脸上顿时呈猪肝色,连秃脑门都红了。却看到小朱飞快的打到“人妖 别烦我去死”,然后右手鼠标啪啦一点,把MM加入和黑名单,嘴里说“最讨厌这种装女人要东西的。”然后专心打怪去了。

老朱是在羔羊酒店和我聊这个事情的,说完了长叹一声,喝了口黑葡萄酒,望着桌上的蜡烛发呆,忽然说,其实玩这么多年游戏,也知道游戏里面的这些事情,不知道怎么就这么傻了一次,差点在儿子面前栽了。我安慰他,说,“其实这些人打游戏总让人带,有什么意思。”

话音刚落,边上霍得站起一人,说到“有什么意思?我前女友整个大学都是我带的,笔记我抄、课题我做、论文我写、考试我递纸条,工作也是我找的,还每月给钱拱着她,等级别高了,就找她公司老板带她了。NND,我就没看她正经读书过一天、认真工作过一天。可现在住着别墅,做着总裁夫人,一个TMD戒指比我一柜子的衣服都值钱,她的那个小屁孩上幼儿园每月花3000多,都可以养我们老家全村的小孩了。有什么意思?我要是女人,我TMD的也要找人带!”

我和老朱面面相觑,看着那个法师。“说这个也不顶P用,做任务去了。”法师消失在酒店门口。过了会,老朱在Skype里面放了一首老歌,幽幽的通过网络传了过来。

人生短短几个秋啊不醉不罢休,东边我的美人哪西边黄河流,来呀来个酒啊不醉不罢休,愁情烦事别放心头......

魔兽世界中的可爱玩家 (七)

爱情是个永恒的话题。魔兽世界中尤其如此。

艾尔文森林中有一对年轻的恋人梅贝尔和托米,他们的家族是世仇而两个年轻人却一见钟情。梅贝尔日夜思念着托米英俊的面庞却无法与他见面。

我在河边找到托米,他求我找他的奶奶想办法。和他的开通的奶奶商量以后,我大老远跑到镇上找到魔法师威廉,并为他收集了一批水晶海藻海藻做隐形水原料。最终我把隐形水交给了梅贝尔,这样她隐形以后就可以悄悄跑去会他的情郎了。

我想这种隐形水只能使用一次,而梅贝尔的情感又是如此炽烈,以至于她会央求每个经过她农舍的玩家帮忙,并最终给她带去隐形水。

当年莎士比亚也遇到了类似的一对年轻人罗密欧和朱丽叶,同样是家族世仇并同样的一见钟情。但是他为罗密欧和朱丽叶提出的解决方案是制造一种倒霉的装死药水,最终导致朱丽叶误以为罗密欧真的挂了,结局是两人先后自杀殉情。

我始终觉得莎翁并非不知道隐形水比装死水更加有效,但是为了骗取更多读者的眼泪并带来更多的论坛点击率和回帖,他残酷地断送了两个年轻人的生命。莎翁后来终于千古留名,而我却宁可不千古留名也不愿意看到年轻的恋人死于非命。所以小斧虽非圣人却有一颗圣人般高尚的心灵,每次想到此节都无比的欣慰。

再回到魔兽世界中的爱情。

赤脊山也有那么一对恋人,湖畔镇旅馆服务生达希和暴风城卫兵帕克。达希温婉恬静而帕克高大威猛,这类互补的性格发生强烈的感情火花是很自然的。达希会要求每个经过她的玩家去给帕克带去午饭,而帕克请带来午饭的人代替他到镇上买一束水仙花,送给达希,一对热恋中的情侣哦。

我这样的闲人自然老早就做了这个任务。二爷则不是,他不喜欢这种唧唧歪歪的事情,一上线就拉我去黑石部落那边大杀一气。刚升级,仙儿MM上线了。一看到二爷级别比她高了,仙儿MM顿时火起,“小二,你又背着我偷偷打怪!”

仙儿喜欢二爷陪她,自己没上线的时候也喜欢二爷等她。如果二爷不等她,仙儿会很生气,后果就很严重了。我怕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赶紧岔开话题,谈到了那个情侣任务。仙儿显然很有兴趣,于是三人去旅店找羞涩的达希拿了午饭,一路往帕克那边去了。

这任务其实很容易,无非是跑腿而已。跑路是仙儿最开心的事,她按下F键,把自己设置成为跟随二爷,然后就自顾自东张西望看风景或者和我们聊天,任二爷把她带到天涯海角。据二爷说,从1级开始到22级,仙儿就是一直这么跟过来的。

忽然,前面都是人影,大约10多个联盟这边的人正和一个牛头人战士、一个亡灵术士激斗,满天都是各种魔法飞来飞去。赤脊山属于低级别联盟玩家的练级场所,这两个部落我这里看过去级别显示是骷髅,显然高我10多级,估计是40+的。地上到处都是联盟玩家的尸体。

仙儿大叫“帕克被杀死了。”我一看,地上果然有具卫兵尸体,名字正是帕克。“没关系的,过5分钟,NPC会自动复活的。”二爷一边说,一边冲过去加入战团。仙儿却说“我要去告诉达希。”汗啊!我说“这是NPC啊,是个程序啊,达希只会反复问你,午饭送到了吗。”仙儿说“我不信,小二,你不去拉倒!”

拉倒显然是不可能的,二爷只能离开战阵,跑回来。回去的路还是要带仙儿跑不是。一路回到旅店,仙儿对达希一阵狂点,果然没任何反映,我和二爷用同情怜悯惋惜的眼光看着她。仙儿不死心,居然对着达希这个程序代码说“对不起,帕克他牺牲了,被邪恶的部落杀死了”。寒啊!居然有人和NPC说话了,还说这么肉麻的话。

然而,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达希忽然喊了句,“我不相信!”然后,这个100年都待在湖畔镇旅馆没动过的NPC居然发疯似的奔了出去......。

由于工会里40+高手的赶到,两个部落玩家终于被干掉,湖畔镇恢复了宁静。高大的帕克又在那里巡逻,羞涩的达希又在请一个个玩家带走帕克的午饭带回帕克的水仙花。人类女法师仙儿坐在止水湖边,她说她要吃饭了,让人类圣骑士二爷等在她的边上。

魔兽世界中的可爱玩家 (八)

遇到圣之心是在暮色森林。当时我正要去月溪镇调查斯塔文的案子。看到他在刷22级的蜘蛛,很好奇,35级的他杀这个毫无意义。好奇心终于让我过去和他打了招呼。原来他在那里是要为灵子打出一只蓝色的法师手套。我查了网上的数据库,这种蜘蛛的确掉一种对27级以下的法师来说是极品的手套,掉落概率 0.04%。就是说,可能要打2500只蜘蛛才掉。

这种GG为了MM不辞劳苦卖傻力气的事情在网游界实在是很多的。我不由的问,灵子会不会是RY呢?RY是“人妖”的意思,通常指男生建立个女号,装MM以获得利益。大约是反反复复的打同一种怪物实在太无聊了,他说起了他的故事。于是和他组队,陪他打蜘蛛听八卦:)。

灵子是个18岁的女孩子,在TS里圣之心听过她声音,所以不是RY。TS是个语音聊天软件,不少魔兽玩家使用TS来节约打字的时间。灵子也是在 TS认识的,开始她不太会玩,圣之心就教了她几句。一来二去以后灵子看到他上线就在TS里面“圣大哥”的叫个不停要和他组队。再后来如果圣之心不上线,灵子就到处逛,也不练级做任务,等他来。

“这个有时候其实挺烦的,呵呵!”他无奈的打字道“要是她不缠我,我早40级超过了”。灵子曾经抱怨没有好的手套,这两天又有事不能上线,于是" 圣大哥"想打个好东西让她惊喜。“你在恋爱了。”我说。他说不是,说不想陷进去。“恋爱象一瓶美酒,打开后很香甜,但是味道总会慢慢变淡;如果放久一点再打开,味道会更醇厚,当然也可能已经变成醋了。我希望在最合适的时候打开这瓶酒。”他意味深长的说。

这样慢慢聊着陪他刷了一下午的蜘蛛,一无所获。他下线吃饭了,我也乏了,刚想走,黑暗里忽然两个蜘蛛扑来,我放了一个血之怒,然后横扫、顺劈,几个技能出去,两个蜘蛛同时倒下。拾取战利品时一只蓝色的手套跳入眼帘。造物弄人啊!开了炉石回到夜色镇,用邮件把手套寄给圣之心,他上线的时候肯定乐坏了吧,哈哈。

我则继续跑我的斯塔文任务。

斯塔文原是月溪镇的一名教师,后来多年的战争让月溪镇完全破败了,学校也关闭了。小斯下岗后,多方求职终于找到了一份家庭教师的工作,在一个贵族家里教导贵族的女儿。这位小姐常常对老师表现出异乎寻常的亲热,久而久之小斯便对她产生了感情。后来小姐将要出嫁,小斯郁闷的同时又发现她对他其实没有任何感情。“看他年纪这么大了,不忍心伤老伯的心嘛!”贵族小姐这样对好友解释自己对斯塔文的亲热,虽然小斯比这小姐只大几岁。

小斯多年积累的各种负面情绪被这句颇伤男人自尊的话彻底引爆,邪恶完全控制了心灵,终于变成了一个可怕的亡灵,当天晚上他扑进贵族的宅子,杀光了所有的人,包括那位小姐。只有管家有事不在宅中而幸免。在那场大屠杀之后,这个幸存的管家费了好大的工夫才把地上的血迹拖干净。

当年与此事相关的所有人几乎都被小斯干掉,所以此事成为一个悬案直到最近才被提及。任务的调查工作非常烦琐,要跑很多的地方。我生性疏懒,往往是玩上好久才顺便去调查一步,所以等进行到最后一步的时已经好几天过去了。最后一步要和35级斯塔文打上一场,就凭我这个31级的废柴战士自然是搞不定的。跑到夜色镇求援时忽然看到圣之心在那里和人决斗,打了一场又一场,没完没了,他几乎向所有经过他的人挑战。

我很奇怪,便上去询问缘由。“灵子骗了我,她根本没有喜欢过我!”圣之心说。我有点傻了。“我不想玩了。今天一天都在这里PK。等PK也厌倦了,我就把账号删了,永远离开魔兽世界。”他说。我问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他却一个字都不透露。

“PK好玩吗?”我问。“还可以,我现在几乎已经能打赢所有级别和我一样的人了。”他说。他是圣骑士,决斗中想杀死一个圣骑士的确不容易。“不见得吧。”我说。于是我去央求残雪。我在密语里面说了一大堆话,说明了我的良苦用心,残雪一直听着,末了,她说了一个字“好”。

35级圣骑士圣之心和33级盗贼残雪的决斗一共进行3场,圣之心都输了,输的一塌糊涂。残雪的身法是我所知道的玩家中最轻盈的,她总是在跳跃,几乎所有的杀招都在跳跃中发出,尤其一招跳越到对方身后翻身背刺,几乎堪称一绝。我知道她是那种打游戏时候喜欢手指不停按动键盘做各种动作直到抽筋的人。她即使是打小怪的时候也都在练习跳跃,从不间断。和这样的人决斗,除非级别高出很多,否则很难有机会取胜的。

圣之心还要和残雪再打,残雪说“不“,然后就走了。我劝圣之心好好练级炼操作吧,魔兽世界里面还有好多事情呢。他不语。“来,帮我去打斯塔文,我一个人搞不定的。”我又转开话题。他终于陪我去了。杀完斯塔文以后,他若有所思的说,斯塔文其实心里很苦的。

第二天上线的时候,我收到圣之心的一封信,他说谢谢我,不走了,但是也不想继续这个账号。他说他要去部落做一名亡灵盗贼,由1级从头开始炼。信的最后,他说他以后会叫“邪之灵”。

我试图回信,系统告诉我,“圣之心”这个账号已经不存在了。

魔兽世界中的可爱玩家 (九)

我对着中间那个骑鸟的放了一枪,他开着机械鸟带着六七个小疯子冲了过来。刚我身边,水MM上来放了一个冻结,把怪物脚都冻在冰块里,接着满天都是红色的火焰雨和青色的暴风雪。火焰雨是术士紫色彩虹MM的毁灭系魔法,召唤出无数团火焰砸向地面;暴风雪是法师永恒之水MM的冰霜系魔法,让大片冰雹从天而降。

一时地上火星四溅冰花乱舞,其间依稀可见猎人飞云MM在我边上一起攻击那个骑鸟的家伙,它的血量和杀伤力比那些小怪都要厉害多了。性感在我们身后不断治疗我们的伤口,等小怪全部挂完、骑鸟者奄奄一息之时,这个牧师MM又恢复了暴力的本性,放出一道长长的蓝白色电流死死钉在它身上直到倒下,这是暗影系的精神鞭笞了。战斗结束,很轻松。

小队作战是魔兽世界中最迷人的事情之一,绚丽的画面让整天面对钢筋水泥的玩家得到如在仙境;默契的配合激起人类同仇敌忾惺惺相惜的美好情感。操作的熟了,在放完魔法使完技能之后的几秒钟间隙里,足够可以抓抓痒喝喝茶吃吃瓜子或者活动一下筋骨,抽烟也不会引起网络另外一头的玩家的不满。这样的战斗在俗称矮子副本的诺莫瑞根地下城会打几十场,于是乎两三个小时游戏下来,无不清气上升浊气下降四气均分五肢百骸无不畅快。

“小斧你好有艳福啊,四个美女陪你一个。”飞云说。“是啊是啊。”我打着哈哈。飞云是10分钟前刚组队,其他三个和我最近一直在组队,所以飞云不熟悉我们之间的事情。“这个游戏真好,大家都互相帮助,好有气氛啊。”飞云又说。

一堆怪物尸体中掉出了一个蓝色的布甲。在游戏中,如果打怪出来好东西,每个人的屏幕上会出来个骰子,大家掷骰子决定东西的归属。不过,事情往往不这么简单。比如这个东西就是绑定的,象战士猎人圣骑之类根本不穿布甲,如果赢得了这个东西,只能卖商店,自己不能用也无法送人。

水MM和阿紫MM都有更好的装备了,她们和我都放弃了掷骰子,东西是送性感MM的,但是这个时候,飞云掷了骰子,她38点,性感20点,飞云拿走了布甲。这种行为叫做忍者拾取,贪婪自私损人,是魔兽世界中最恶心的行为了。“是不是看错了?”水MM问,她是我们4个中间最平和的,昨天遇到部落她都一直劝阻大家过去打架。

“没有看错呀,这个布甲加敏捷的,我猎人是要加敏捷的。”我立刻看了飞云的装备,一身的皮甲,比这个布甲好不知多少倍。“这东西你不可能穿的,加再多敏捷又有什么意思?”阿紫MM显然也看了她的装备。“我带低级别朋友会穿的呀。”飞云说。

“等下要是掉了锁甲,你会说你40级以后可以用,对吧?”性感MM的语气已经很重了。“是呀,我现在28,下个月就能40了。”飞云说。“那出了加智力的蓝色戒指,你一定也要拿了去送你自己的法师朋友啊,即使不能送也卖商店换钱啊?”我的问话已经很露骨了。“嗯,我是有朋友炼法师的,我的确很穷的。”飞云的话音刚落,阿紫作为队长把她踢出了组队。“你找你朋友一起玩吧。”水MM和她告别。

忍者拾取这个词最早出现在美国的服务器中,原文是Ninja Loot。我个人以为这个词的来历是因为历史上那个出现忍者的民族以贪婪自私著称。魔兽世界中有时候会看到忍者一起组队的,我就看到过三个忍者,为了一个破戒指互相谩骂,场面甚是壮观,和风靡中国的著名网游传奇一模一样。

一般情况下,忍者在魔兽世界很难立足,因为这游戏没朋友几乎玩不下去。当年有个中国玩家在美国服务器上忍者拾取了一件自己不能用而且又是绑定的紫色极品武器,结果被各大工会记录,以至于不再有任何朋友,只能离开所在的服务器,再换了名字从1级重新练起。

中国地大物博,物产丰富,我在魔兽世界里面几乎天天遇到忍者。这个忍者是最“可爱”的一个,因为她暴露的如此之早,如此之直白。刚才这个蓝色衣服属于垃圾蓝装,性感MM没拿到损失也不大,她卖店里也只有9银,却为此没了组队,再找到人下副本估计至少30分钟。另外,我也把她的名字通知了公会里,让大家小心。

踢走了忍者,我们坐下聊天,水MM去找其他人补充队伍。性感MM问,“阿紫,你找过你女朋友了吗?”

魔兽世界中的可爱玩家 (十)

遇上阿紫和性感是因为永恒之水的缘故。

那天在米奈希尔港附近打猎,水看到我就过来打招呼。她说看到了我的连载,希望我能写她的故事。后来我们就经常在一起组队了,然后就结识阿紫和性感。

阿紫开始玩魔兽的时候,和他的学姐恋爱已经3个月了。那天晚上在她坐在床边,捧着阿紫的脸说,“和你这个小孩子在一起,别人一定说我在装嫩啊。”那一晚很快过去了,以后学姐再也没有叫他小孩子。

阿紫和学姐一起进入魔兽,紫色彩虹这个ID其实是他学姐的,他有另外一个ID,两人在一起的时候出双入对,不在一起的时候就在游戏里出对入双。阿紫梦想着未来的美好,直到有一天,她说要分手。原来学姐在魔兽的窗口边上,另外还开着一个QQ,那个窗口里,有个人把她从魔兽世界里勾走了,也从把她从阿紫身边夺走了。

诺莫瑞根地下城。水MM正在找人补充队伍。

性感MM问,“阿紫,你找过你女朋友了吗?”
“找过了?”阿紫说。“在网吧找到了她和那个180身高的网恋男友。”
“然后呢?”我问。
“PK”阿紫简练的回答让大家都吃了一惊。
“难道你打架了?”水问。
“是的,我把这个180打倒了,还用脚踢。”阿紫说的很平静。
“你没有伤着吧?”我想性感是在游戏里给阿紫加血加习惯了,所以才这么问。
“180没有还手。”阿紫回答。
“180害怕了所以任你打?”我问。
“他说,你打吧,打的越狠我机会越大。哎~~~”阿紫叹了口气。

在魔兽世界里面,阿紫一直是和学姐组队的,学姐再也不来了,他就自己上了这个号,天天用,希望能继续留住学姐的身影。几个星期下来,他就习惯了这个女号。

“阿紫其实是GG,性感你呢,也是GG吧。”水问。
“我当然是MM啦,不信我给你电话,你马上过来听声音。”性感回答。
“那我可要追求你啦?”水说。
“原来你们都是GG啊? 55555”性感开始发嗲......

“啪~~~”一条一米多长的青鱼从水盆里面被拎了出来,在空中挣扎了一下,重重的砸在地上,随即被一只红套鞋踩住,卖主用力把脚一跺,鱼立时就不动弹了。蹲下身子,用带着黄色乳胶的左手按住鱼头,右手刀左右翻飞,鳞光四溅;然后起身、出腿、翻鱼、下蹲,右手刀再次左右翻飞,鳞光四溅。

“今天来的蛮早的嘛。”吴敏瑛一边将一元的零钱找给买家,一边招呼我,眼睛里面满是笑意。
“吴伯伯身体好点了吧?”我问。
“医生说下个礼拜拆石膏。”敏瑛回答到。她的父亲两周前在市场外撞了车,手腕骨折,这段时间一直在家里歇着。
“小吴你也真厉害,这么重的鱼也能搞得动。”我看着大塑料盆里面足有一米多长的青鱼,不由得插了句嘴
“弄惯了。”吴敏瑛一边说一边从铺子里面往外拉另外一个塑料盆。
“厉害厉害。”我嘴里嘟囔着,心里却不由的想到,水说要追求性感,也就是追求小吴了,那他将来的会不会也象这盆里面的鱼一样呢?

魔兽世界中的可爱玩家 (十一)

魔兽世界中交到朋友的途径很多,和塔库米是打架认识的。打架是因为阿丫。

阿丫的男朋友叫秀衣,据阿丫说,秀衣是个很热情很帅气的男孩子,斯斯文文,公司里老板赏识同事尊重客户喜欢,邻座的阿丫看在眼里喜欢在心里。第一次和秀衣出去吃了晚饭以后,阿丫成了秀衣的女朋友。两人凑巧都是游戏迷,约会地点很快就转到了网吧,转到了魔兽世界。

两人9级的时候,去南瓜田杀公主。公主是一头母猪的名字,边上总是跟着两个猪男友做保膘。阿丫和秀衣刚到就看到一个傻战士正和三猪抵死相拼,转眼就要命丧猪口,阿丫作为牧师本能地上去加了把血,救下了这个差点变成猪食的小废柴,也就是我,小斧。

“他死掉,我们就可以打公主了。你救他杀了公主,我们又要等5分钟公主才会刷出来。你真是多事。”秀衣在网吧这么说。这些我当时自然没有听不到,很开心的谢过他们,加了好友,陪他们一起等了5分钟,又杀了次公主。

秀衣成立了工会,做了老大。阿丫说秀衣在游戏内外完全是两个人。游戏里面他蛮横,喜欢在会中训斥人。我不在他们的工会,只是有次和他们下暴风城监狱副本领教过。当时和他组队的4人给他训了个遍,最惨的就属阿丫。秀衣是术士,他抱怨阿丫不懂给他加血,一会又抱怨没给他宝宝加,最后团灭了则说阿丫加血太多引得怪攻击......。

后来阿丫很少和秀衣组队,估计是怕了。那时起,阿丫喜欢上了用她的商业技能免费给其他玩家做包包。她每次上线,都要花至少一小时做包、邮寄包,给那些向她要求的朋友。有些玩家会带材料给她,但是更多的是连谢都不说一声。她变得很穷,级别也长的很慢。我问她这么做的理由,她说看到很多人缺少包包,就象帮助他们。然后她说了个故事。

从前有个父母双亡的女孩,她一无所有,除了衣服、帽子和一块面包。田野里遇到有个穷人要的她面包,她给了;山脚下有个奶奶要她的帽子,她给了;森林里面有个孩子要她的衣服,她也给了。于是不再有人来了,女孩孤独的站着那里,陪她的只有天上寂寞的星星。忽然,星星都掉了下来,变成了金币。

我说,那是格林童话,而且漏了一句。那女孩冻死了,金币是她的幻觉。阿丫说我瞎说,冻死的是卖火柴的女孩,不是这个。

正说着,塔库米来了,来了就和我决斗。他也是战士,比我高一级。但是他转身很慢,我总是能绕到他身后,他很少能打中我。打了5场,他都输了,可他还要打。我问为什么,他说,他爱阿丫,爱情是排他的,不准我和她靠这么近。我赶紧退后了几步。

就这样我打架认识了塔库米,原来不知何时开始塔库米一直为阿丫的慈善事业天天打怪收集材料。

有天阿丫忽然问我,人在现实和游戏中的性格哪个是伪装哪个是真实。我知道她在问什么,沉吟许久,说,“男人要结婚是为了找一个港湾,在那里可以完全放松自己。打游戏的时候,他们是完全放松自己的。”阿丫马上说,“小斧,你说的这句话是我平生听到过的最绕弯子的话了。你何不直说我不该和秀衣结婚。” 我无言以对。劝人分手太掉人品了呀,怎么能不绕弯子。

阿丫和秀衣终于分手,阿丫说秀衣在公司里依然那么优秀,他们的分手让很多女孩暗自开心。阿丫在塔库米疯狂的追求下,终于答应见面。昨天,他约阿丫在地铁一号线终点站接头。阿丫问她该怎么找他,塔库米说她到了就知道了。

今天我一直在等阿丫,我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心痒无比。

阿丫上线了。

小斧:“找到他了?”
阿丫:“嗯。”
小斧:“怎么找到的?”
阿丫:“塔库米举着一个好大的金黄色问号。”
小斧:“汗......”
阿丫:“车站上好多人围观。”
小斧:“可以想像。后来呢?”
阿丫:“塔库米在广场开始放焰火。”
小斧:“瀑布汗......”
阿丫:“好多焰火,象满天的金币。”
小斧:“他向你求婚了?”
阿丫:“是。”
小斧:“答应了?”
阿丫:“没。”
小斧:“?!为什么啊?!”
阿丫:“她是女孩子。”
......

浏览模式: 显示全部 | 评论: 5 | 引用: 0 | 排序 | 浏览: 3760
hyt1979
[ 2005-08-23 11:34:06 ]
呵呵,真得很有意思,我在四区玩,也许平时没刻意留意过,也许我们是一个朋友一起玩的,不过我也很希望我能在游戏中碰到怎样的故事。
miles
[ 2005-07-09 13:25:47 ]
游戏这样玩才有意思
Afly
[ 2005-06-18 09:25:47 ]
不错,,细细读来还真有味道。。。
xiaobai
[ 2005-06-15 21:49:50 ]
好长啊
我也有玩魔兽哦 在四区 [lol]

NO blog http://kugou8.cn
5ieqiang
[ 2005-06-06 21:32:33 ]
好长...快晕啦。 [sweat]